皮肤
字号

金豪娱乐app:反派自救指南[快穿] 第91节

  谢厌陡然吻住他,当着于青鹤的面。
  这个吻带着安抚的意味,渐渐将秦九霄的心神拉回来,他紧紧抱住谢厌,脸贴在谢厌脖颈处,冰凉的液体缓缓滴落在谢厌的肌肤上,谢厌心脏一悸,伸手在他背上轻拍。
  “师尊,我是不是很没用?”秦九霄闷闷的声音在谢厌耳边响起,“我一直在让师尊担心,还让师尊受人耻笑?!?br/>  方才的悔恨简直要将他淹没,他差点就走火入魔,幸亏有谢厌安抚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  谢厌忽地敛眉低笑,轻声问道:“倘若我真的死了,你会如何?”
  秦九霄猛然抬首,定定地看着他,“我不会让师尊死的,倘若真有那么一天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我定会将师尊找回?!?br/>  两人皆非蠢笨之人,于青鹤所言,令他们不得不怀疑,如果他们一直如背后之人操纵那般行动,等待他们的将是万丈深渊。
  “师尊,”秦九霄紧紧握住他的手,认真道,“当初那一剑,我根本没有反抗?!?br/>  他当时想,如果师尊真的因为他的血脉而杀了他的话,他也就认了。
  但是,他没有反抗,刺伤他的人却没有伤他性命。
  谢厌眸色微动,“被最亲密的人背叛,只是你成为九荒帝尊的第一步?!?br/>  至于第二步,恐怕就是斩断所有爱恨情仇,成为魔域最无懈可击、最为强大的存在。
  而这一步,所利用的,依旧是谢厌。

  第70章 堕落道君04

  两人兀自推测, 于青鹤在一旁很是茫然无措。
  他从方才见到师尊主动亲吻秦九霄的时候,就已经在原地石化了。虽说当初师尊和秦九霄在一起的事情, 他们都很清楚, 但亲眼见到自己心中敬重的师尊, 与秦九霄这般亲密, 他的内心还是受到了极大的震动。
  本来以为师尊是被迫的, 可如今想想,师尊明明与秦九霄两情相悦,那秦九霄何故要将师尊掳去九荒殿?又何故给师尊戴上玄铁镣铐?
  “九霄,替我解除封印?!毙谎嵯嗟惫? 他们方才杀死幻魔与昊天宗长老, 可能已经暴露,即便解除封印后会引起对方注意, 也已无大碍。
  秦九霄颔首, 让还在出神的于青鹤替他们守护, 自己则沉浸心神,魔气探入谢厌体内,慢慢化解封印。
  于青鹤终于回过神来, 想起方才师尊和秦九霄的对话, 顿时品出味来, 原来百年前还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, 而且师尊体内有封印是怎么回事?
  他正思忖着, 神识就感应到不远处有不少人向他们走来, 于青鹤凝神守护两人, 长剑出鞘,铮鸣作响。
  来人是仙门弟子,什么宗门的都有,包括昊天宗。他们看见谢厌和秦九霄两人,忍不住顿足,有些防备地看着他们,但见他们正闭目盘膝不知做什么,便壮起胆子,纷纷对视几眼,提着剑上前。
  于青鹤身形一闪,磅礴的剑气挡住他们,沉声道:“再前进一步者,死!”
  昊天宗弟子不乐意了,“于长老,大家都是来寻宝的,您总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?”
  “先来先占,”于青鹤丝毫不退让,“你们不是不懂这个规矩吧?”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还想跟他叫板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
  “于真人,这里可是方天秘境,不论用何种方法,只要能拿在自己手上,就是自己的宝贝,”一人从众弟子身后走来,穿着擎云宗的长老服,面对于青鹤,“之前你还对秦九霄喊打喊杀,怎么现在却如此维护?难道你与你那师尊一同堕落了?昊天宗可真是……”
  “阁下何人?”于青鹤面无表情问道。
  擎云宗长老闻言气急,顿时挥剑冲过来,和于青鹤缠斗在一起,而其他弟子则缓缓接近谢厌和秦九霄,不过他们根本就没注意两人互相暗示的手指动作。
  明华道君和九荒帝尊身上一定有很多宝贝,分出一点点就足够他们修炼的了,如今他们二人似乎在运功,无法动弹,他们不如……
  “咻!”
  银色与玄色的剑身,瞬间打断他们的幻想,流火与黑玉在空中飞快舞动,剑式如出一辙,银色与墨色剑光将两人团团包围,挡住外人近前窥探的机会,有人不小心被强横的剑气所伤,立刻退远几步,看着剑光中的两人无可奈何。
  秦九霄勾勾谢厌的手指,笑道:“师尊可记得,百年前我们也用过同样的方式对敌?!?br/>  随着封印的解除,无数画面疯狂涌入谢厌脑海中,自他有意识起,到再也寻不到秦九霄,所有的事情,历历在目,却又恍若隔世。
  百年不过弹指一挥,但却在两人心中刻下烙印,无法忘却。
  谢厌握住秦九霄的手,起身将流火收回,面对惊愣原地的众人,随手一挥,就将还在和于青鹤缠斗的修士击飞出去,也不知会飞到哪里,众人估计不死也得重伤。
  被谢厌的凶残吓到,众人慌忙逃窜,要是明华道君与九荒帝尊联手,估计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,刚才见两人不能动还抱有侥幸心理,现在是什么心思都不剩了,不跑等着被虐吗?
  长剑入鞘,于青鹤看看谢厌,又看看秦九霄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?其实一开始,谢厌收秦九霄为徒,并不怎么管他,秦九霄都是由于青鹤等师兄教导的,所以于青鹤对秦九霄还留有不少师兄弟的情谊。当初知道师尊和秦九霄在一起之后,他虽一时无法接受,但两人一个受他敬重,一个是他的小师弟,他一句反对的话都说不出口。
  后来,秦九霄不告而别,师尊因此生出心魔,修为再也无法精进,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对秦九霄不免生出几分怨怼,再后来,秦九霄成为九荒帝尊,并突然将师尊掳去,他对秦九霄的愤怒便已经达到顶峰。
  而如今,师尊和小师弟并不是他想象中的“怨侣”,且师尊身上更多了几分烟火气息,比起以往那副冷冰冰的模样,如今已经改变许多,看向小师弟的眼神极为温柔。
  也罢,缘分如此,他一个外人不好做出任何评价,只是有些事情他需要弄明白。
  “师尊,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小师弟又为何成为魔域之主?”
  谢厌笑笑,“青鹤,这些事情等以后有机会再详细告诉你,现在我们在方天秘境中,你不去寻宝?”
  于青鹤心想:寻宝哪有师尊您和小师弟的事情重要?
  不过他也知道,师尊如今不说有他不说的道理,既然师尊和小师弟已经无事,他也就不用担心,至于师尊被视为仙门叛徒什么的,他根本就不在意,只要师尊能够飞升上界,这些流言自然就会沉寂。
  于青鹤离开他们去寻宝,谢厌和秦九霄自然不也闲着,既然已经来到秘境中,那也加入寻宝队伍好了。
  谢厌在年轻的时候,也经常出入秘境,曾遇到过不少困境,但都化险为夷,与其他宗门的人抢宝贝更是不在少数。如今历经数个世界,虽对宝物不感兴趣,但争抢的趣味性还算强,更何况,他现在就喜欢看那些人想要弄死他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。
  “把小八和九九放出来吧,它们应该饿了?!毙谎峥诘?。
  秦九霄还想静静享受两人的时光,但谢厌吩咐,他怎敢不从?只好将两只小团子放出来。
  灵晶被磨成细沙,堆在掌心,小八蓝汪汪的大眼睛一亮,顿时扑到谢厌的怀中,攀着他的手臂,蹲在他的手腕上,开始舔食起来,毛茸茸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,吃得极为畅快。
  两只小团子见风长,比之前已经大了一倍有余,食量也增加许多,好在秦九霄灵晶数不胜数,养大它们足够,要是给寻常修士,是绝对养不起狮虎兽的。
  秦九霄看到谢厌唇角微微扬起,对小八露出那般温柔的目光,心中有些吃味,隔着舔食的两只小团子,在谢厌唇上落下一吻,“师尊,日后有何打算?”
  “自然是修炼为主,”谢厌望进秦九霄眸中,神情极为认真,“百年前,我瞒着你去万荡山,是为了猎杀雷风豹,取其兽核送你当做生辰礼物,只是回来后发现,你已经不知所踪?!?br/>  秦九霄明白他的意思,刺伤他的不是师尊,而是另有其人。师尊因遍寻不到他,以为他不辞而别,心魔渐渐滋生,修为不进,再见到他时,自然因气愤表现得相当冷漠。
  而他,以为师尊因他成为魔域之主而生气,便将师尊掳至九荒殿中,怕他逃跑,又用玄天锁链困住他,给了别有用心之人可趁之机,封印了师尊的记忆。师尊素来果断坚定,被封印记忆后,因为不记得他,很容易对他生出厌恶之心,那么,刺杀他的可能性将会非常高。
  所幸师尊并没有如背后之人推测的那般行动,秦九霄心里顿时涌起种种后怕,在整件事情中,师尊就是个完完全全的受害者,师尊是被他所累,师尊所受的一切伤害都是由他造成的。
  倘若师尊真的刺伤他,那也是他自己该死。
  这么想着的秦九霄并不知道,他眼前的这个师尊,若非经历前几个世界,一定会按照背后之人操纵的轨迹,等待时机刺杀他。
  届时,再次被心爱之人刺杀的秦九霄,定然会更加痛不欲生,从此断情斩爱,放谢厌回归仙门,只当他的魔域之主。而谢厌,作为仙门的叛徒,又失去记忆,在有心人的操纵下,不被暗杀的可能性将微乎其微。
  这就是原版结局,是谢厌在心里默想出来的悲剧??梢韵胂?,他死之后,秦九霄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  “你们魔修有没有什么秘法,可以将死人救活?”两只小团子吃完,谢厌将小八抱在手上,问秦九霄。
  秦九霄看不惯小八对谢厌的依赖,劈手将它夺走,同九九一起被放进乾坤袋里。
  小八微弱的抗议无效。
  “没有将死人复活的秘法,”秦九霄蹙眉道,“不过有种秘法可以回溯时光,但此法代价和风险实在太大,寻常人不敢尝试?!?br/>  谢厌手指微缩,声音极轻道:“代价是什么?”
  “师尊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?”秦九霄见谢厌神色异常,便亲亲他的脸颊,“这个秘法比较复杂,一时半会儿说不清,师尊,不如我们边走边说?”
  回溯时光。
  谢厌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,心脏蓦然一悸,他怔怔看向秦九霄,眼眶内雾气渐渐弥漫??上攵?,他要是死了,秦九霄必定会使用秘法,让他回到未死之时。
  但是,重来一次并不代表他就一定不会再死一次,所以说,这个秘法的风险比他想象的还要高得多。想到每一个世界秦九霄所经受的折磨,他就觉得有些无法呼吸。
  这个秘法不仅仅是以命换命,还有可能根本改变不了结局。
  当然,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测,具体如何,他现在无从得知。
  “师尊,”秦九霄见他几欲落泪,顿时慌乱无措,“我是不是又说错什么了?师尊你别哭,你打我骂我都行……”
  谢厌勾住他的脖颈,迅速堵住他的唇瓣,秦九霄虽然很想回吻过去,但思及谢厌的情绪,他还是离开谢厌,低声关切问:“师尊可是想起什么难过的事?”
  “到底该如何回溯时光?”谢厌泪盈于睫,轻声问道。
  秦九霄心里刺痛刺痛的,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让师尊如此伤心,还一直问着回溯时光的事情,难道师尊是想复活一个与他感情很深的人?一想到可能是这个原因,他就觉得心里有点堵,本来不想吓到师尊,可还是忍不住将事实说出来,希望师尊可以放弃这个想法。
  “使用回溯之法,必须要施法之人完全心甘情愿,然后以神魂为祭,肉身必须要经历……嗯……极大的痛苦,才可以阻止被施法之人的灵魂进入轮回,一旦失败,被施法者进入天道轮回,便再无希望,也就是说,被施法者必须刚死不久,若是已经死了很久,那就没用了?!?br/>  他说着瞅了瞅谢厌的神情,见他没有出现多大的波动,显然对“刚死”或者“死了很久”的话题不是太在乎,便继续吓唬道:“找到灵魂才是第一步,被施法者的魂魄一定相当脆弱,所以必须将其放在一个固定之处,令其不能随意离散,待其灵魂强健之后,使用秘法之人便需要以自身为代价,引导对方的灵魂进行轮回,毕竟在天道眼中,回溯时光便是躲避轮回,只有经历更多的轮回,才能与天道进行等价交换?!?br/>  “那代价具体是什么?”谢厌垂眸轻声问道。
  秦九霄笑起来,握住谢厌冰凉一场的手,“师尊,你手这么凉,我就不吓你了,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,得不偿失的?!?br/>  得不偿失。
  谢厌默念这四个字,所有世界发生的事情全都在他脑海中飞速闪过,所以此前他在那些世界中的猜测全都是错的,他和“小久”的遭遇不是有人在背后操纵,而是使用时光回溯之后,天道对施法者和被施法者的惩罚。
  如果能够闯过去,时光便可回溯,但回溯之后的结果,根本无法预测,如果不能闯过去,或许他还可以按照原来的轨迹进入轮回,可秦九霄就可能会灰飞烟灭,连轮回都入不了。
  他被困在游戏世界中,死了一次又一次,也是他必须要付出的代价。
  倘若他猜得没错,每一次的穿越,都会消耗秦九霄的力量,所以几乎每一次秦九霄的结局都会以悲剧告终。
  谢厌深吸一口气,面对秦九霄担心却疑惑的眼神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唯有伸手将他紧紧拥住,血液里像是被塞了寒冰,又仿佛有人在拿烈火烤灼,一会儿冷彻心扉,一会儿却又滚烫非常。
  冷是因为思及秦九霄的牺牲,热亦是因为秦九霄的付出。
  流火似乎感受到他强烈的情绪波动,直接跳出来,在他身边飞来飞去,还试图贴上他的脸颊安慰他,却被秦九霄一袖子挥走。
  “师尊,你……”
  他话还没说完,秘境似乎发生震荡,足下土地都在颤动,两人抬首看去,就见不远处一道七彩霞光冲入云霄,昭示着极品宝物的现世。
  秦九霄正想转移谢厌的注意力,便拉着他瞬移在七彩霞光旁边,已经有许多修士都围在霞光边上,个个摩拳擦掌,想着等会儿宝物出世第一个冲上去抢到怀里,然后直接遁走。
  不过,秦九霄和谢厌的出现,还是让众人感到压力很大,谁都知道九荒帝尊修为高深,但从没有人真正知晓秦九霄的修为到底有多高,反正在场众人没一个能打得过他,再加上一个天赋绝伦的明华道君,他们好像根本没有胜算。
  七彩霞光渐渐变淡,众人大气也不敢出,紧紧盯着被霞光包裹着的宝物,霞光未散,是不能去取宝物的。
  就在霞光消失的下一瞬间,众人全都扑过去,却见那宝物似乎长了眼睛似的,咻地一下从他们的包围圈里飞出来,直接撞向站在原地未动的谢厌和秦九霄两人。
  众人见宝眼红,哪还顾得上什么明华道君和九荒帝尊?纷纷掏出武器向两人挥来,谢厌和秦九霄还没反应过来,就突然消失在原地。
  修士们以为两人是瞬移去了另一个地方,于是开始全秘境范围进行搜寻,而谢厌和秦九霄此时却被宝物带去一个陌生的地方,那宝物还咬着谢厌的手指,调皮地朝着谢厌眨眼睛。
  它又不傻,放着两个最强者不要,让其他人抢来抢去吗?
  秦九霄捏住它软绵绵的小身体,将它从谢厌的手指上扯下来,正要将它往地上扔,就听到一道细弱的声音:“住手!只有我能带你们回去!”
  “这是哪里?”秦九霄恶狠狠地问道,刚一进入这里,他就发现自己的修为竟被压制到筑基期,实在太过诡异!
  “你先放开我!”宝物哼唧一声。
  秦九霄冷冷一笑,“你不回答,我就捏死你?!?br/>  “捏死我你们就回不去了!”宝物试图用这个威胁他,“你也感受到,这里你们最多能发挥筑基期的实力,也就是说,你们最多只能活到三百年,你也别抱着不回去也无所谓的想法,”它小眼睛瞅了瞅谢厌,继续对秦九霄道,“三百年的时间,你跟他,觉得够吗?”
  当然不够!
  秦九霄黑着脸将他放开,哪知道这厚脸皮的宝物竟又跑到谢厌身上,在他肩膀上蹦蹦跳跳的,气得他又要忍不住动手。
  谢厌微笑将他安抚住,环视这一片密林,面色温柔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
  宝物就站在他的肩膀上,直面他盛世美颜的暴击,简直都要幸福晕了,好在它理智尚存,捧着小脸,絮絮叨叨道:“方天秘境是主人飞升前留下的,里面确实有不少宝物,但我是最宝贝的那个,”他嘚瑟了一下,方继续道,“这里是一方世界,叫大尧国,之所以让你们过来,是因为主人飞升前曾在这里留下遗憾,如果你们能帮他了结此事,他会给你们报酬的!”
  谢厌依旧面带微笑,“既然你的主人已是上界仙人,有通天之能,又何必让我们来此?”
  宝物极其自然地回答:“因为主人的神魂太过强大,已被此方世界排斥在外,他要是真的亲自过来,这个世界会崩塌的!”
首节上一节91/12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

推荐阅读